讳疾忌医

讳疾忌医 中国寓言

来源:《韩非子》

内容

扁鹊去拜见蔡桓公,他在桓公面前站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您有病,现在还只在表皮,不医治的话恐怕会加重。”桓侯说:“我没有病。”扁鹊走后,桓侯说:“医生总喜欢给那些没有病的人治病,把这作为自己的功劳!”

十天后,扁鹊又去拜见桓侯,扁鹊说:“您的病已经在肌肉和皮肤了,不医治的话会更加严重。”可桓侯不理睬他。扁鹊走后,桓侯又不高兴。

又过了十天,扁鹊又去拜见桓侯,扁鹊说:“您的病已经在肠胃了,不医治的话会更加严重。”桓侯又没有理睬他。扁鹊走后,桓侯又不高兴。

又过了十天,扁鹊一看到桓侯就转身跑走。桓侯派人问扁鹊为什么要跑走,扁鹊说:“病在表皮时,热敷就可以治疗;病在肌肉和皮肤,用针灸就可以治疗;病在肠胃,用服药就可以治疗;病在骨髓,那就是司命之神所管辖的事了,医药已经没有办法。现在桓侯的病已经在骨髓,所以我已经无话可说。”

又过了五天,桓侯身体疼痛,派人寻找扁鹊,可扁鹊已经逃去秦国。桓侯就此病死了。

插图

内容(文言)

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,扁鹊曰:“君有疾在腠理,不治将恐深。”桓侯曰:“寡人无疾。”扁鹊出,桓侯曰:“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!”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又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。桓侯故使人问之,扁鹊曰:“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”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扁鹊,已逃秦矣。桓侯遂死。

来源:《韩非子·喻老》

相关视频